海納百川》美國對中國的大戰略 (蘇起)

海納百川》美國對中國的大戰略 (蘇起)

小姐,起床时间到了

美中關係是當前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也是決定兩岸關係及臺灣前途最重要的因素。美國對中的大戰略存在四個缺失。(示意圖/美聯社資料照片)

两家A股公司董事长被留置

美中關係是當前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也是決定兩岸關係及臺灣前途最重要的因素。由於美國是最大超強,所以它對中的大戰略影響最大也最值得我們重視。今天想談美國對中大戰略中的四個缺失,算是一位美國友人的建言吧!

一,大戰略的基礎似仍薄弱:與當年美國對付蘇聯的大戰略相比,它的出爐十分倉促,好像沒有完整的思想基礎,更像是且戰且走、邊走邊看的戰略。更重要的,它似乎非常缺乏中國問題專家的參與。當年美國的俄國通被大量納入政策流程,但今天中國通卻幾乎都被排除在外。這使得華府的政策制訂有點像「抱團思考」(groupthink),片面而不全面。由於當前美中競爭是美國與中國大陸第一次以大國身分面對彼此(以前中國最大時,美國根本不存在;美國最大時,中國卻衰弱落後),所以彼此都在摸索相處之道。此時此刻美國的決策排除深入瞭解中國政治、社會、文化、歷史的專家,政策產出極可能偏頗。譬如,美國一直想推動大陸的民主化,也想利用臺灣來做此事。九○年代臺灣的我們對此也都深信不疑。但千禧年後臺灣越來越多人,包括我在內,都改變想法,因爲親身探訪發現大陸too big and too proud,根本不可能實行西方的民主制度。然而美國直到七八年前纔有此覺悟,並覺得「被中國騙了」。關鍵其實是美國自己本就不該對大陸過度期待,然後又沒有及時糾正自己的思維。

二,過度解讀中國大陸的野心:在美國鷹派眼中,中國大陸(尤其習近平)似如當年的蘇聯拼命想向各地擴張勢力。以我的理解,它當然有野心,但仍十分有限。它最關心的是內部,一不要動亂,二要成長,而不是向外擴張。它的野心在周邊地區,希望獲得一個安全的國界。所以它對臺灣及南海確實有野心,對東海則不一定,對更遠的地方,基本沒有。它要的只是國際社會的尊敬及與更大的影響力而已。舉例而言,前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曾告訴工商鉅子桑頓(John Thornton)說,習近平在二○一三年宣佈「一帶一路」前曾向來訪的凱瑞建議美中兩國合作推動「一帶一路」,後來被美國拒絕。現在美國鷹派卻拿「一帶一路」作爲中共向全球擴張的最大證據。顯然是過分解讀。

三,錯讀臺灣:其一,誤以爲臺灣是「完全民主」,事實是「半民主」,因爲雖有自由選舉,選的卻不是「總統」而是有權無責,不必向民衆或國會解釋政策的「國王(女王)」。雖有言論自由,卻只有「議論」,鮮有交集,更少對政策產生影響(國王可以聽不見)。其二,誤以爲臺灣像烏克蘭一樣有戰鬥意志,殊不知臺灣現在既不能談,也不能打,只有完全依賴美國的保護。我積極主張兩岸一定要尋求對話,因爲它會給臺灣更好的保障及尊嚴。同時兩岸對話也會減輕美國在美中競爭中的負擔。作爲美中爭奪的那根骨頭,臺灣角色越小,美中競爭就會越和緩。所以我希望看到的未來是「減去臺灣(minus Taiwan)的美中競爭」。

四,錯讀美國自己:自古大國興衰或中國的朝代起落都是源於國內因素多於國外因素。所以擔心中國崛起的美國更應該關心自己的國內問題,諸如貧富嚴重不均,種族關係日益惡化,兩黨惡鬥造成社會分裂。最好的例子就是當前美國的移民政策。墨西哥加上中美洲的人口等於美國的一半。如果美國政策與工商界平常能好好照顧這些南方鄰國,在當地創造工作機會,他們怎想離鄉背井跑去美國?

結論: 美國的大戰略最好是1.認真看清中國大陸的意圖,尋求兩利的中間地帶;2.「減去臺灣」而不是加重臺灣的角色;3.更關注內政及周邊地區,少點遠距競爭。這樣,很長時間內美國仍會是世界第一超強。

侯友宜全台第一場競總成立大會在新北 韓國瑜也受邀

(作者爲臺北論壇董事長、前國安會秘書長,此文爲作者3月16日上午參加長風基金會主辦的「2024長風講座」美國對中國的大戰略發言綱要。)

武灵天下 颓废的烟12
黑夜有所斯
絕品透視

市场担忧逐步化解,银行板块估值有望逐步修复

絕世農民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事关98亿张银行卡,央行召开座谈会完善卡基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