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通自比政治受難者 餘正煌:我呢?

陳明通自比政治受難者 餘正煌:我呢?

陳明通(圖)至今仍反覆強調餘正煌的論文很多內容都是他和林智堅寫的。記者侯永全/攝影

入骨暖婚:邪性老公黑千金
修煉狂潮

國安局前局長陳明通前天爲新竹市前市長林志堅論文案「平反」,該論文案當事人之一餘正煌昨天透過律師曾威凱發出聲明,「請臺大將調查結果對外公開,讓清者自清」;對於陳明通在記者會上自比政治受難者,餘正煌也反諷自己是「墳墓裡再挖出來鞭屍的政治罹難者」。

陳明通前天在「二○二二的學倫獵巫事件簿:阿通師談林智堅論文門始末」新書發表會中,重申林智堅論文沒抄襲,主張林智堅案是「世紀大冤案」,更是受到認知作戰影響,並指餘正煌論文最核心的東西,「要不是我給的,要不就是我跟林智堅的創作」。

餘正煌沉寂一天,昨上午透過律師發出一篇主旨爲「二○二四年、讓我們都向前看好嗎?」的公開聲明。內容提到,二○二二年爆發論文案至今,他已逐步回到原本的生活,也回到自己的工作領域,也請陳明通「不要再把自己困在二○二二年的陰影當中」。

李多慧不合队长篮篮出走乐天?私下对话曝光泄真相

陳明通把自己比喻爲政治受難者,餘正煌反問:「那請問…我呢?算是被草草埋到墳墓裡再挖出來再鞭屍的政治罹難者嗎?」

餘正煌指出,陳明通在二○二二年七月打電話給他時,當時語氣及內容和昨天記者會完全不一樣,「請問爲何拿到學姐從我這獲得的論文時序並改爲是您所提出的證據後,態度會差那麼多呢?」

邻系先生

餘正煌又指出,某新竹市議員說不認識他,那他也試着幫忙回憶一下,不知道這位議員任職某人助理期間,在二○一六年一月到三月間爲了學術進行了數次meeting,「您的老闆都沒到,而您旁邊坐了一名男生是誰呢?某次meeting結束後,您移駕到國發所一樓學姐的研究室內,向學姐央求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此時在現場的另一名男生又是誰呢?」

最後,論文的爭議部分,餘正煌表示,該說的,他都早已向臺大學倫會做出說明,作爲當事者之一的他,願意把相關資料公開讓國人檢視,「陳明通師昨天的振振有詞,想必也不會反對」,如果可以的話,請臺大將調查結果對外公開,讓清者自清,也避免再各說各話而浪費不必要的社會資源。

據瞭解,餘正煌提到的議員,外界指向林智堅前助理、民進黨新竹市議員楊玲宜;楊昨天回覆「整個聲明並沒有提到我楊玲宜本人,因此我對於此事無迴應,更沒有迴應的必要」。

臺大:學倫案審定資料須保密

【記者許維寧/臺北報導】林智堅論文案當事人之一餘正煌要求臺大公開當年調查結果,讓清者自清。臺大昨迴應,基於法律規定,無法公開學倫案件審定資料。

臺大表示,臺大對學倫案皆依「專科以上學校學術倫理案件處理原則」第十一點第一項規定:「學術倫理案件之評審過程、審查人及評審意見等相關資料,應予保密;受理檢舉、參與審議程序之人員就所接觸之資訊,應予保密。」基於法律規定的保密義務,無法公開外界所要求的學倫案件審定資料。

KK漫评学院

一家5口宝林茶室用餐 10岁童狂吐送急诊 妈妈吓坏还原经过

老臣檢舉曝光…替胞兄孫道存照顧嫩妻 太電總座孫道亨涉掏空漏夜偵訊